明星个人资料首页>明星库>郑怡 更新时间:2106-02-07 14:28:15
郑怡个人资料
郑怡

中 文 名:郑怡

英 文 名:Jeng Yi

曾 用 名:

民  族:

国家地区:台湾

出生日期:1961-3-31

出 生 地:台湾

身  高:160CM

体  重:

血  型:B型

星  座:

毕业院校: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

职  业:歌手

经纪公司:

代 表 作:《月琴》

相关明星:

郑怡个人资料简介

郑怡,中国台湾歌手,代表作有“月琴” 等。郑怡自校园民歌开始,即在乐坛渐渐崭露头角,当年她以一首《月琴》在流行音乐史上刷下非常亮丽的一笔。她的高音乾净、高亢、不拖泥带水,如同凝听月琴演奏般;令人感动,久久难忘。现在的郑怡除主持中广的"绮丽世界"外,剩馀的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家庭。

近期郑怡演过的电影电视剧

点击查看全部【郑怡演过的电影电视剧

郑怡图片写真生活照

郑怡家庭背景个人经历

个人简介 姓名:郑怡 英文名:Jeng Yi 生日:1961年3月31日 血型:B型 身高:160cm 学历: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 籍贯:台北 相关介绍 郑怡,光阴里的声音 近来浮躁得紧,晚上信手拣了张郑怡的CD来听。呵,忽觉洞天石扇,訇然中开,心也清澈了许多。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我看到女儿就觉得清爽——贾宝玉所言甚是。 知道郑怡,还得追溯到费翔。1987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费翔因一曲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迅速走大陆,结果翌年火烧大兴安岭,费翔再次登台便是携歌曲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。正是这段当不得真的市井笑谈,从此记住了这首歌。后来才得知原唱郑怡的名字,再后来终于听到原汁原味的版本,并且知道因着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,小虫步入了他的音乐创作生涯。十岁左右的孩子是不明了歌曲的苦涩柔情的,只一心沉醉在娓娓动人的玲珑婉转里。如今领悟了歌中含义,却又为自己“流不出的眼泪”徒生感慨,怀念起少不更事的那段光景。 台湾校园民歌运动所诞生的歌曲浩如烟海,却有两首我一直以来认为该是男声唱出而深感惊为天人。一首是蔡琴的《出塞曲》,席慕蓉的思乡诗作,经由蔡琴通达大气的声音表达,北方的广袤豪情奔腾而来。还有一首便是郑怡的《月琴》。郑怡《月琴》的民族质感,让人几要合掌膜拜。《月琴》于郑怡本就是倘来之物,苏来谱了曲原是要给李建复演绎成很中国很乡土的民谣,却被郑怡半途劫去,诞生了这首传世之作,不能不说是因缘际会。 1998年滚石公司出版了民歌精选辑《重逢。王新莲·马宜中·郑怡》,今年得来,观赏良久,不忍释手。王新莲的清澈如溪、马宜中的质朴简洁似一方净土,心旷神怡起来。最大的惊喜莫过专辑所收录的关于郑怡的两个合唱版本。一是与木吉他合唱的《桥》。六个男儿的声音本已干净至极,寻不出半点瑕疵,与郑怡透明甘醇的嗓音浑为一体,天衣无缝得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再便是与李宗盛合唱的《结束》。两个歌喉,渐渐合一,听得怔忡。 岁月里的许多歌曲都匆匆擦声而过,而听郑怡始终咀嚼含英,温馨亮丽,刻进了所走过的岁月。 郑怡《苏醒》挥别李宗盛 《郑怡的苏醒
这是郑怡失恋后推出的专辑,唱的尽是从恋幻灭中成长的心情,虽然她自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以来,唱的都是近似的哀歌,但这一次,她唱的是自己的故事,令人分外听得动容。 郑怡自发行《去吧,我的爱》专辑后,相隔十个月,她收拾与李宗盛情伤的心情,再推出第三张专辑《郑怡的苏醒》,制作人换上了助她唱红《微风往事》的马兆骏。而这一次,她不仅参与制作工程,也写了两首歌词《早起的太阳》与《最后的开始》,就像她在专辑对自己说:「决定成为一个真正的参与者。」 唱片公司的企划在专辑文案写著:「《苏醒》这张唱片,可说是一个新的开始。从一年半前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,到如今历经感情、事业等种种磨练后,成熟自信的女子,这是一段漫长而遥远的心路。在经过十个月的蛰伏与思考后,确定了这张唱片的主题——男女之情、对事情的感觉以及对时空的困惑。因为这个主题是她成长的一个过程,也是她生活的一部分,这分熟悉与了悟,让她能在清越高扬的歌声中,真正表达出内心的挣扎与无悔!」 专辑第一首歌《早起的太阳》,由郑怡、陈美威作词,马兆骏的妹妹马毓芬作曲,记得第一次听到《早》曲,便爱上郑怡诠释出充满朝阳的感觉,一种彷若太阳就是身边的亲友,当历经沧桑后,重回到家人的怀抱,重新迎接温柔的太阳的感觉。 第二首歌《放不开的洒脱》则是自述失恋后的心情,很喜欢作词者姚天授描述的感觉:「暂停回忆,却又如此空洞,执著的来,却又无息而去,当你发现,放不开的时候,却又如此惆怅而又无奈。」郑怡唱起这首歌,比以往任何一首歌都要打动人心,她那种近似呼喊的转音,听得令人心悸。 标题曲《苏醒》则有点像是《微风往事》的续篇,在强颜欢笑中向往事挥别,迎向另一段人生。不过,专辑虽名为《苏醒》,但除了标题曲、《早起的太阳》及《小小孩》外,大多是有著浓重伤情意味的歌,《衰老的模式》、《离别的时候》、《爱的期许》、《生命的至爱》及《最后的开始》等,每首都在阐释离别的况味。 郑怡也在专辑里献上自己的心情笔记:「在这段时间内,我遭遇一些『个人』事件,大家最熟悉的莫过於我在感情上的变化。我是极重感情、情绪化的人,从懂得情的世界开始,我就一直固执在自己的感情世界中,不能回头!经过许许多多的打击后,我忽然明白,真正的爱,只是一段缘分的开始,并不代表其结局的美好。看多了悲欢离合,反倒释然许多。经过一些自我挣扎,反而更珍惜拥有的幸福,将来的事既无法预料,亦无需揣度,只盼望在拥有时,留下美好的回忆。我相信缘分,爱的开始也许只需要心灵的激荡与契合,可是当要继续走下去时,就得要相当的耐心毅力,加上彼此的谅解及珍惜,才会成就永恒的爱。」 苏来则以好友的身份也写了一段文字,节录如下:「有一天晚上,夜已经很深了,我接到这名女友的电话,说不上两句话她就哭了,语音又含糊又急促,我在电话这头安慰她,心却慢慢沈静下来。她对感情的态度浪漫又实际,可以那麼肯定、那麼全神贯注地投入,只是奉献自己,全心全意的付出。可也因为这样,稍有挫折便忍不住要落泪,觉得没有回报与安慰。挫折让郑怡成长,尤其是感情的煎熬,很是让她脱胎换骨。我看她沈静的神色,眼中闪著智慧的光采,歌声中也多了一些过去不曾有的沧桑。」
郑怡评论
当前没有评论!